楼市调控基本落空,问责会否继续落空?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3-10-25 09:14

堂吉伟德

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9月份房价同比涨幅超过10%的城市达到14个。对此,不少业内及专家观点认为,部分城市无法完成年度房价调控目标已成定局,按年初调控政策要求这些城市将面临问责,控制房价需要增加楼市供应并尽早出台房产税。

楼市的火热劲头,光从数据上就足以令人咋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首次出现一线城市价格同比涨幅全面超20%,一些核心二线城市如厦门也高达16.5%,南京达14.5%。由此可以判断,之前的调控目标很明显已然落空。

事实上,此轮上涨的节点,恰恰在今年2月“国五条”颁布之后。自“新国十条”之后,房价调控处于一个相当长的胶着期,原本以为在“国五条”之后,调控会进一步升级,结果反而逆市上扬,出现了自2009年以来的疯狂上涨势头,其间原因值得分析。

对此,官方的论调是公众预期是最主要因素,并对调控不力进行了否认。预期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遏制房价必须先遏制房价上涨预期早成基本共识。问题恰恰在于,地方一边充当着调控者的角色,一边又发挥着助推剂的功能。时下房价持续上涨,既有市场因素的原因,更有政策性的引导,特别是在“土地财政”的指导思想和行为模式下,各地以地兴房,以房促地,不断抬高地价,并通过制造“地王”来加大公众对于房价上涨的预期。在这种情况下,楼市火爆、楼价疯涨也就不意外了。

加上各地之前对调控政策的阳奉阴违,以及“掺石子、挖墙脚”等折中办法,全国性的调控政策到了地方层面早已打折。如果再考虑到控制地块供给等饥饿疗法,地方调控的责任已然走偏。从某种意义讲,楼市“价坚强”的现象,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如果单纯从目标来说,问责显然无以避免。问题在于,怎么问责,如何问责却没有明确的说法,究竟是地方行政长官为此受一个行政处分,还是不痛不痒向中央有关部门背书,表达一个基本的态度,抑或是进行约谈式问责?要知道,在房价普涨的情况下,即便问责也面临着“法不责众”的尴尬。

现实的情况是,楼市调控落实不力应问责,最终结果却是没有问责。自2011年“新国十条”以来,便鲜有明确的问责案例。即便是2011年6月国土资源部宣布“7月督察,8月约谈,9月问责”,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别说打老虎,连苍蝇都没怎么拍。所谓的刚性问责,不是悬在头上的摩克利斯之剑,而是一个既不中看也不中用的道具。

房价乃民生之本,其重在责任,关键在决心。同样作为调控手段,在德国,如果一套房子超过独立地产评估师算出的合理房价20%,卖房人有可能要面临5万欧元罚金。如果超过50%,则可能因为暴利要去坐牢。何以如此刚性而强硬,就在于其将居住作为一项国民福利来对待,囿于自身责任、选民压力等多种因素,敢于动用一切手段真抓实干,才使房价始终长期处于一个理性的状态。

反观我们,在居高不下的房价面前,尤需检视一下问责的态度与方式,用行动来回应外界的强烈关注。要知道,这才是当前最大的公众预期。

编辑:晓航
数字报

楼市调控基本落空,问责会否继续落空?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  2013-10-25

堂吉伟德

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9月份房价同比涨幅超过10%的城市达到14个。对此,不少业内及专家观点认为,部分城市无法完成年度房价调控目标已成定局,按年初调控政策要求这些城市将面临问责,控制房价需要增加楼市供应并尽早出台房产税。

楼市的火热劲头,光从数据上就足以令人咋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首次出现一线城市价格同比涨幅全面超20%,一些核心二线城市如厦门也高达16.5%,南京达14.5%。由此可以判断,之前的调控目标很明显已然落空。

事实上,此轮上涨的节点,恰恰在今年2月“国五条”颁布之后。自“新国十条”之后,房价调控处于一个相当长的胶着期,原本以为在“国五条”之后,调控会进一步升级,结果反而逆市上扬,出现了自2009年以来的疯狂上涨势头,其间原因值得分析。

对此,官方的论调是公众预期是最主要因素,并对调控不力进行了否认。预期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遏制房价必须先遏制房价上涨预期早成基本共识。问题恰恰在于,地方一边充当着调控者的角色,一边又发挥着助推剂的功能。时下房价持续上涨,既有市场因素的原因,更有政策性的引导,特别是在“土地财政”的指导思想和行为模式下,各地以地兴房,以房促地,不断抬高地价,并通过制造“地王”来加大公众对于房价上涨的预期。在这种情况下,楼市火爆、楼价疯涨也就不意外了。

加上各地之前对调控政策的阳奉阴违,以及“掺石子、挖墙脚”等折中办法,全国性的调控政策到了地方层面早已打折。如果再考虑到控制地块供给等饥饿疗法,地方调控的责任已然走偏。从某种意义讲,楼市“价坚强”的现象,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如果单纯从目标来说,问责显然无以避免。问题在于,怎么问责,如何问责却没有明确的说法,究竟是地方行政长官为此受一个行政处分,还是不痛不痒向中央有关部门背书,表达一个基本的态度,抑或是进行约谈式问责?要知道,在房价普涨的情况下,即便问责也面临着“法不责众”的尴尬。

现实的情况是,楼市调控落实不力应问责,最终结果却是没有问责。自2011年“新国十条”以来,便鲜有明确的问责案例。即便是2011年6月国土资源部宣布“7月督察,8月约谈,9月问责”,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别说打老虎,连苍蝇都没怎么拍。所谓的刚性问责,不是悬在头上的摩克利斯之剑,而是一个既不中看也不中用的道具。

房价乃民生之本,其重在责任,关键在决心。同样作为调控手段,在德国,如果一套房子超过独立地产评估师算出的合理房价20%,卖房人有可能要面临5万欧元罚金。如果超过50%,则可能因为暴利要去坐牢。何以如此刚性而强硬,就在于其将居住作为一项国民福利来对待,囿于自身责任、选民压力等多种因素,敢于动用一切手段真抓实干,才使房价始终长期处于一个理性的状态。

反观我们,在居高不下的房价面前,尤需检视一下问责的态度与方式,用行动来回应外界的强烈关注。要知道,这才是当前最大的公众预期。

编辑:晓航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