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圈合租“潜规则”:女房客受欢迎单身汉遭嫌弃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4-01-15 14:23

新年新景象,商圈内不少白领都赶在过年前换个新的居住环境。原因无他,有人就纯粹想换换心情,有人则是被房东加价“吓走”的,有人则是被合租室友“逼走”的。“找新合租难,不靠谱室友也简直是在挑战自己的容忍底线”,媒体行业白领陈小姐最近就遇到了让她忍无可忍的“邋遢”室友,“不知如何是好”。

奇葩室友客厅堆垃圾,不靠谱

与奇葩室友合租,虽说有容乃大,但是,即使自己已经练就了一身“忍者神龟”功夫,但若跨越了自己的容忍底线时,就会一下子爆发了。上周,陈小姐从哈尔滨出差回来,一打开家门就惊呆了。客厅的垃圾桶装满了垃圾,而一周前的外卖饭盒还在,剩余的腐烂食物在密闭的空间里发出一阵阵酸臭味。陈小姐说:“出发前我已经跟她(室友)讲过了,让她搞一下客厅卫生。她自己的房间每天用吸尘器清洁,但客厅和饭厅等公共空间,她就说自己使用频率少,从来不打扫。”

陈小姐吐槽客厅变成垃圾山不是第一次了,“去年8月,我请年假去丽江玩了八天,回家一看客厅里到处是乌黑发亮的蟑螂,未吃完的外卖饭盒随意放在茶几上,沙发上放着打开的零食,垃圾桶内放着很多发臭的果皮。”陈小姐告诉记者,她在过去一年半内已经换过三个室友,曾因为作息时间不同、卫生问题而造成不快,陈小姐认为自己要求不高,但实际上找个靠谱室友很难。陈小姐说:“当时挑中了现在的室友,看她干干净净的一个小女生,她还说自己很爱做家务,要天天下班回来做饭给我吃,所以就当场跟她签了租房协议。谁知道,情况并不如此。”

不拘小节的男生找合租,也难

即使个性不拘小节容易相处,但是有男白领在寻求合租的过程中仍是“一波三折”相当坎坷。IT男黄先生自认为生活习惯良好,但多次合租被拒。黄先生说:“很多女房客接到我电话,一听是男声,就直接挂电话了。有些男生也指明要找女生或者情侣合租,因为,这样家务压力就没有那么大。”

去年年底,黄先生在网上相中一套户型,就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给招租女房客,说明自己的学校、工作、生活习惯等具体信息。后来,那位女房客亲自打电话告知黄先生“不想与男生合租”,黄先生说:“她拒绝我之后,再把另一个曾经联系过她的男生介绍我,让我们一起租房子,就是我现在的室友。”黄先生认为“重女轻男”的情况在合租过程中很常见并表示理解,黄先生告诉记者,女生最受欢迎,情侣档次之,单身男最难找合租。“可能清秀的小资男行情更好一些,但像我这种面相粗犷的男生只能跟男生合租了,选择范围更窄一些。”


★小调查

不受欢迎室友 邋遢猫最难顶

No1.邋遢猫

记者走访商圈白领发现,除了自己的小天地之外,租房里的其他领域的卫生却从来不搞的室友,被受访白领认为是“中国最不受欢迎的室友”。其次,不讲究自身卫生情况的室友也进入合租“黑名单”,如不爱洗澡洗头、不常换衣服等。

No2.“查户口”型

爱问家庭背景、求学经历、恋爱过程的“查户口”型的舍友同样也不受欢迎。有受访白领告诉记者:“第一次见面时候,为了提防遇到坏人,可以看一下对方的证件和问问工作家庭情况,无可厚非,但是细问到每个月工资多少,男朋友对你好不好这些隐私问题就过分了。”

No3.自我型

“小学生都知道在别人休息的时候要轻手轻脚,为什么她不知道呢?”白领吴小姐的室友是上晚班的,每天凌晨2点回家后就重甩房门,肆无忌惮在阳台大讲电话。遇到这种自我型的室友,吴小姐多次劝说毫无效果,只能考虑重新找合租了。

No4.“晒命”型

“我有一个朋友是‘海归’,比你学历更高。”“公司给我们组织了省外游,你们公司只能省内游吧。”“公司很多男士对我有好感,真烦恼。”遇到这种爱攀比爱炫耀的室友,不少白领纷纷表示无奈,“惹不起就躲”。

●达人支招

明文规定规避纠纷

不拘小节大家都好

对于陈小姐的遭遇,有白领认为打扫清洁及购买生活用品等生活细节都要明文规定,不能口上说说就算了,否则就会催生更多“懒病发作”的室友。在银行上班的白领阿媚去年从广商毕业,从去年7月份起一直与同校的其他三名师姐共挤在体育西路的一个单位大院楼梯房的二房一厅中。入住第一日开始,四人便制定合租协议,其中包括清洁时间和人选,大床和衣柜空间如何分配,作息时间以及周末下厨次数等。如果执行不到位,还有相关处罚说明。

除了明文规定之外,阿媚认为大家都是校友,又同是异乡人在广州打拼,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平时多了一份迁就和包容。和阿媚同住一个房间的师姐因为年底要“开夜车”赶总结,为了不影响要早起的阿媚,深夜在客厅里就着矮小的茶几敲键盘。阿媚说:“我们两人共用一个房间,要互相包容迁就,生活上不拘小节的人更适合合租。”(编辑谢检秀)

编辑:晓航
数字报

商圈合租“潜规则”:女房客受欢迎单身汉遭嫌弃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  2014-01-15

新年新景象,商圈内不少白领都赶在过年前换个新的居住环境。原因无他,有人就纯粹想换换心情,有人则是被房东加价“吓走”的,有人则是被合租室友“逼走”的。“找新合租难,不靠谱室友也简直是在挑战自己的容忍底线”,媒体行业白领陈小姐最近就遇到了让她忍无可忍的“邋遢”室友,“不知如何是好”。

奇葩室友客厅堆垃圾,不靠谱

与奇葩室友合租,虽说有容乃大,但是,即使自己已经练就了一身“忍者神龟”功夫,但若跨越了自己的容忍底线时,就会一下子爆发了。上周,陈小姐从哈尔滨出差回来,一打开家门就惊呆了。客厅的垃圾桶装满了垃圾,而一周前的外卖饭盒还在,剩余的腐烂食物在密闭的空间里发出一阵阵酸臭味。陈小姐说:“出发前我已经跟她(室友)讲过了,让她搞一下客厅卫生。她自己的房间每天用吸尘器清洁,但客厅和饭厅等公共空间,她就说自己使用频率少,从来不打扫。”

陈小姐吐槽客厅变成垃圾山不是第一次了,“去年8月,我请年假去丽江玩了八天,回家一看客厅里到处是乌黑发亮的蟑螂,未吃完的外卖饭盒随意放在茶几上,沙发上放着打开的零食,垃圾桶内放着很多发臭的果皮。”陈小姐告诉记者,她在过去一年半内已经换过三个室友,曾因为作息时间不同、卫生问题而造成不快,陈小姐认为自己要求不高,但实际上找个靠谱室友很难。陈小姐说:“当时挑中了现在的室友,看她干干净净的一个小女生,她还说自己很爱做家务,要天天下班回来做饭给我吃,所以就当场跟她签了租房协议。谁知道,情况并不如此。”

不拘小节的男生找合租,也难

即使个性不拘小节容易相处,但是有男白领在寻求合租的过程中仍是“一波三折”相当坎坷。IT男黄先生自认为生活习惯良好,但多次合租被拒。黄先生说:“很多女房客接到我电话,一听是男声,就直接挂电话了。有些男生也指明要找女生或者情侣合租,因为,这样家务压力就没有那么大。”

去年年底,黄先生在网上相中一套户型,就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给招租女房客,说明自己的学校、工作、生活习惯等具体信息。后来,那位女房客亲自打电话告知黄先生“不想与男生合租”,黄先生说:“她拒绝我之后,再把另一个曾经联系过她的男生介绍我,让我们一起租房子,就是我现在的室友。”黄先生认为“重女轻男”的情况在合租过程中很常见并表示理解,黄先生告诉记者,女生最受欢迎,情侣档次之,单身男最难找合租。“可能清秀的小资男行情更好一些,但像我这种面相粗犷的男生只能跟男生合租了,选择范围更窄一些。”


★小调查

不受欢迎室友 邋遢猫最难顶

No1.邋遢猫

记者走访商圈白领发现,除了自己的小天地之外,租房里的其他领域的卫生却从来不搞的室友,被受访白领认为是“中国最不受欢迎的室友”。其次,不讲究自身卫生情况的室友也进入合租“黑名单”,如不爱洗澡洗头、不常换衣服等。

No2.“查户口”型

爱问家庭背景、求学经历、恋爱过程的“查户口”型的舍友同样也不受欢迎。有受访白领告诉记者:“第一次见面时候,为了提防遇到坏人,可以看一下对方的证件和问问工作家庭情况,无可厚非,但是细问到每个月工资多少,男朋友对你好不好这些隐私问题就过分了。”

No3.自我型

“小学生都知道在别人休息的时候要轻手轻脚,为什么她不知道呢?”白领吴小姐的室友是上晚班的,每天凌晨2点回家后就重甩房门,肆无忌惮在阳台大讲电话。遇到这种自我型的室友,吴小姐多次劝说毫无效果,只能考虑重新找合租了。

No4.“晒命”型

“我有一个朋友是‘海归’,比你学历更高。”“公司给我们组织了省外游,你们公司只能省内游吧。”“公司很多男士对我有好感,真烦恼。”遇到这种爱攀比爱炫耀的室友,不少白领纷纷表示无奈,“惹不起就躲”。

●达人支招

明文规定规避纠纷

不拘小节大家都好

对于陈小姐的遭遇,有白领认为打扫清洁及购买生活用品等生活细节都要明文规定,不能口上说说就算了,否则就会催生更多“懒病发作”的室友。在银行上班的白领阿媚去年从广商毕业,从去年7月份起一直与同校的其他三名师姐共挤在体育西路的一个单位大院楼梯房的二房一厅中。入住第一日开始,四人便制定合租协议,其中包括清洁时间和人选,大床和衣柜空间如何分配,作息时间以及周末下厨次数等。如果执行不到位,还有相关处罚说明。

除了明文规定之外,阿媚认为大家都是校友,又同是异乡人在广州打拼,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平时多了一份迁就和包容。和阿媚同住一个房间的师姐因为年底要“开夜车”赶总结,为了不影响要早起的阿媚,深夜在客厅里就着矮小的茶几敲键盘。阿媚说:“我们两人共用一个房间,要互相包容迁就,生活上不拘小节的人更适合合租。”(编辑谢检秀)

编辑:晓航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