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洲村客栈租约未满被逼迁 投资十万只赔两千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钟键挺 发表时间:2014-03-19 10:19

  ▲陈小姐出示的租赁合同上标明,“甲方中途不得以任何理由收回房屋”。

  客栈如今只能靠自然光和蜡烛照明。实习生 胡瀛斌信息时报记者叶伟报 摄

信息时报讯 (记者 钟键挺)签约五年、投资十多万的客栈才经营两年许,就面临被拆的命运。在海珠区小洲村经营客栈的陈小姐表示,房东称客栈为危房需拆除重建,导致客栈被断电无法继续经营。主动毁约的房东,却只肯赔偿2000元。对此有律师建议,若无法继续承租,陈小姐可通过民事诉讼争取相对合理的赔偿。

租约期内被断电

据了解,陈小姐经营的客栈于2011年10月开业,经营不满三年。如今,客栈内除了店家外已无房客,门牌和电表被拆除,赤裸的墙面露出。陈小姐说,从2月底到现在都没做过生意,烧水做饭也只能借邻居们的电。

陈小姐的客栈为旧式瓦顶建筑,加上阁楼才勉强算得上一栋两层的房子。在她提供的合同上,她与屋主简先生、简女士签订合约的期限为2011年10月15日至2016年10月15日。“平时房东会在每月15日至18日来收租,上月却没有按时出现,直到27日,房东通知我们称这里将要拆,让我们在3月搬走,但只肯赔偿2000元。”陈小姐说,“3月12日,房东把电表拆走,生意也没法做了。”陈小姐说,房东已于近日申请重建该房,不久后房屋就有可能被拆除。

而此前因客栈经营的需要,陈小姐投入了过十万元的资金装修该房,现在房东主动毁约,她希望得到约为一半装修款的赔偿金。陈小姐的母亲也表示,当初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开店,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房东答应签订5年的租约,“前期投入较大,我们需要时间来回本和盈利”。

而在客栈一旁,一家曾经营饰品的老房已被推倒重建。陈小姐母亲介绍,“去年这家老房被拆时,房东对租户作了1万元的赔偿。我们也希望得到更合理的处理和赔偿。如果房子是危房,为何不在出租前就对房屋进行鉴定呢?”

不少店主担心被逼迁

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上陈小姐的房东简先生,希望了解房屋重建以及相关赔偿情况,但对方以私人事务为由不作回应。

记者昨日走访小洲村也看到,目前村内有多间房屋正在重建,“从瀛水桥走进来村里,一路都是垃圾和灰尘,最近几个月游客明显减少,生意额少了三到四成。”不少村内店主表示,近一两年来,他们也和陈小姐一样,总对房屋可能被提前收回、被拆担惊受怕。

同样经营小旅店的一名店主表示,自己和房东签了3年合约,但离签约不过4个月,房东已有收回房屋的打算,“好在合同里有相关条款规定,若房东在合约期内收回房屋,我们可要求赔偿。能理解房东通过重建将利益最大化,但无故收回房屋的话,我们也应得到合理的赔偿”。

律师:可通过诉讼寻求合理赔偿

对此,广州胜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欣亮表示,合同期内切断承租方必须使用的水电等资源属违法行为,陈小姐可报供电部门恢复供电。“若按陈小姐所述,主动毁约的屋主只对承租方给予2000元赔偿显然不合理。由于合同上没有标明屋主收回房屋、毁约情况下的具体赔偿,承租方可通过民事诉讼来寻求更合理的赔偿。”此外,因陈小姐前期投入较大,且在合同期内有期许收入,可根据装修投入成本的票据,综合折旧、未来期许收入等因素索赔。

编辑:晓航
数字报

小洲村客栈租约未满被逼迁 投资十万只赔两千

信息时报  作者:钟键挺  2014-03-19

  ▲陈小姐出示的租赁合同上标明,“甲方中途不得以任何理由收回房屋”。

  客栈如今只能靠自然光和蜡烛照明。实习生 胡瀛斌信息时报记者叶伟报 摄

信息时报讯 (记者 钟键挺)签约五年、投资十多万的客栈才经营两年许,就面临被拆的命运。在海珠区小洲村经营客栈的陈小姐表示,房东称客栈为危房需拆除重建,导致客栈被断电无法继续经营。主动毁约的房东,却只肯赔偿2000元。对此有律师建议,若无法继续承租,陈小姐可通过民事诉讼争取相对合理的赔偿。

租约期内被断电

据了解,陈小姐经营的客栈于2011年10月开业,经营不满三年。如今,客栈内除了店家外已无房客,门牌和电表被拆除,赤裸的墙面露出。陈小姐说,从2月底到现在都没做过生意,烧水做饭也只能借邻居们的电。

陈小姐的客栈为旧式瓦顶建筑,加上阁楼才勉强算得上一栋两层的房子。在她提供的合同上,她与屋主简先生、简女士签订合约的期限为2011年10月15日至2016年10月15日。“平时房东会在每月15日至18日来收租,上月却没有按时出现,直到27日,房东通知我们称这里将要拆,让我们在3月搬走,但只肯赔偿2000元。”陈小姐说,“3月12日,房东把电表拆走,生意也没法做了。”陈小姐说,房东已于近日申请重建该房,不久后房屋就有可能被拆除。

而此前因客栈经营的需要,陈小姐投入了过十万元的资金装修该房,现在房东主动毁约,她希望得到约为一半装修款的赔偿金。陈小姐的母亲也表示,当初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开店,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房东答应签订5年的租约,“前期投入较大,我们需要时间来回本和盈利”。

而在客栈一旁,一家曾经营饰品的老房已被推倒重建。陈小姐母亲介绍,“去年这家老房被拆时,房东对租户作了1万元的赔偿。我们也希望得到更合理的处理和赔偿。如果房子是危房,为何不在出租前就对房屋进行鉴定呢?”

不少店主担心被逼迁

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上陈小姐的房东简先生,希望了解房屋重建以及相关赔偿情况,但对方以私人事务为由不作回应。

记者昨日走访小洲村也看到,目前村内有多间房屋正在重建,“从瀛水桥走进来村里,一路都是垃圾和灰尘,最近几个月游客明显减少,生意额少了三到四成。”不少村内店主表示,近一两年来,他们也和陈小姐一样,总对房屋可能被提前收回、被拆担惊受怕。

同样经营小旅店的一名店主表示,自己和房东签了3年合约,但离签约不过4个月,房东已有收回房屋的打算,“好在合同里有相关条款规定,若房东在合约期内收回房屋,我们可要求赔偿。能理解房东通过重建将利益最大化,但无故收回房屋的话,我们也应得到合理的赔偿”。

律师:可通过诉讼寻求合理赔偿

对此,广州胜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欣亮表示,合同期内切断承租方必须使用的水电等资源属违法行为,陈小姐可报供电部门恢复供电。“若按陈小姐所述,主动毁约的屋主只对承租方给予2000元赔偿显然不合理。由于合同上没有标明屋主收回房屋、毁约情况下的具体赔偿,承租方可通过民事诉讼来寻求更合理的赔偿。”此外,因陈小姐前期投入较大,且在合同期内有期许收入,可根据装修投入成本的票据,综合折旧、未来期许收入等因素索赔。

编辑:晓航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