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道垃圾桶或全面取消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李佳文 董芳 发表时间:2014-07-03 09:58

一周后 全市推广“定时定点+误时”扔垃圾

广州市长陈建华上月曾透露,今年7月10日垃圾分类动员大会后,全市将推广垃圾投放“定时定点+误时”的模式。此模式将取消居民楼道垃圾桶,要居民在早、晚规定时间把垃圾提到楼下固定的垃圾收集点来扔。错过投放时间的,市民也要把垃圾提到楼下的误时投放点。此举目的是确保垃圾的源头分类。

距离7月10日仅剩一星期,新快报记者探访多个采用该模式的小区,发现做得好的小区多是依靠政府财政补贴,请垃圾分类专员现场监督、给居民发放奖励等方法多管齐下。多方声音也认为,政府有必要出台相应的扶持政策,帮助居民逐渐改变垃圾投放习惯。

定时定点投放模式实施难点

垃圾提下来容易滴水搞脏楼道

“刚开始的时候,居民经常投诉垃圾水滴漏污染楼道的问题。”据番禺区德兴居委的周主任介绍,广东饮食习惯难免有很多汤渣、瓜果皮,垃圾水份含量高。柏丽花园居民刚开始时没有经验,垃圾包裹不严容易导致漏水,污染楼道。因此,物业和居委都收到居民投诉,认为这种把垃圾提到楼下来倒的方式容易产生二次污染。

解决之道:居委一方面派志愿者上门劝说居民使用市桥街配发的格筛格去厨余垃圾的水份,另一方面让物管加强清洗楼道。最终,居民也学会了如何把垃圾袋包得更严实。问题迎刃而解。

居民不理解收了物业费却不上门收垃圾

“刚开始时确实有居民质疑为什么收那么贵物业费,却还要他下楼倒垃圾。”萝岗区万科金色悦府物管负责人刘经理介绍,今年2月份时,他们就遭遇有1户居民直接把垃圾拿到物管公司,扔在物业服务台的状况。目前广州绝大部分高层楼盘都在楼道设垃圾桶,因此居民一开始很不理解把垃圾提下楼的做法,更认为物管费既然已达到2.98元每平方米的高位,物管还这样做就是想偷懒。

解决之道:物管人员反复上门沟通、解释、宣传。不配合的居民看到周围的邻居都这么干,久而久之也不好意思,最终改变习惯把垃圾提下楼。


声音

居委:监督员费用需要财政补贴

“我们居委会只有4个人,如果没有额外聘请的监督员,整个社区一下子都搞定时定点投放,我们监督不过来。”黄埔区鱼珠街莺岗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表示,以珠江冶炼厂宿舍区为例,3个额外聘请的厨余收集员身兼监督员角色,每月共需财政补贴1650元。“没有物管的小区,监督员的作用就特别明显。财政对这块还是要明确补贴。”

番禺区德兴居委的周主任也认为,能够让小区垃圾定时定点模式持续进行下去,让分类做得更好,还是要靠政府出台条例,理清居委和物业的职责,明确补贴制度。

物管:希望财政补贴促垃圾分类

“如果垃圾分类没有专项财政经费补贴,我们真的没办法开展。”番禺区柏丽花园物管公司邱经理表示,小区收的管理费标准是电梯楼一块多,楼梯楼几毛钱一平方米。由于小区偏远,地方小,所以很难收到一些汽车临时停车费,一切开销就完全靠收上来的管理费。管理费除了要支付物管人员的工钱,还要管小区电梯、道闸的费用,因此本身经营就很困难。如果政府断了一个月3500元的垃圾分类费用,物管是填不上来的,只能停搞垃圾分类。“升管理费不是说物管想升就能升,所以还是希望有垃圾分类专项经费补贴我们一下。”

成功模式·柏丽花园

政府补贴请监督员

给分类先进户派米

番禺区柏丽花园是一个楼梯楼和电梯楼混合小区。电梯楼最高的是11层,楼梯楼最高是9层。去年7月,这个小区开始试点垃圾定时定点投放,楼道垃圾桶全撤,居民要在早上和晚上的7点至9点把垃圾提到楼下的垃圾投放点。

为了监督居民的垃圾投放情况,小区利用政府财政补贴,让5个清洁员兼职当垃圾投放监督员。每到垃圾投放时间,清洁员会在垃圾投放点站着看,并对居民投放情况进行记录。每个月末,物管、居委工作人员、清洁工都要聚在一起,讨论定出当月小区2%的垃圾分类先进户。这些人家将获发一袋5公斤的大米。经过3个月的试行,小区里居民全部习惯了走下楼来投放垃圾。

据了解,5个垃圾监督员的兼职工资都是由政府财政补贴。按照每人每天20元的标准,一个月下来,5人共需3000元。加上每月奖励给居民的大米奖品500元。政府对这个小区一个月总共要补贴3500元。


成功模式·莺岗社区

政府补贴请环卫工

上门只收厨余垃圾

黄埔区莺岗社区的珠江冶炼厂宿舍区是一个没有物管的小区。去年12月尝试实施定时定点收垃圾时,居民们不按时扔、不分类扔成了主要表现。街道很快改变策略,额外聘请3名社区居民做清洁工,每天晚上7-8点上楼收垃圾,但只收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居民则要定时定点投放到楼下。

由于垃圾剔除掉厨余垃圾后只剩下不变臭腐烂的部分,居民提下楼减少了负担,减弱了抵抗情绪。加上亲眼看到了清洁工收厨余垃圾的辛苦,真实感受到垃圾分类是在切实推行,所以3个月内,这个小区的居民不仅习惯了这种投放模式,还都做起了垃圾分类。

据悉,为鼓励居民参与,街道还用垃圾分类经费购置了一批面值10元的超市购物券,获取条件是1个月集齐环卫工盖的30个分类准确印章,此举也大大提高了居民参与的热情。

失败模式·南洲花苑

暂无物质激励

楼道垃圾成堆

今年6月,海珠区南洲北路南洲花苑小区物业管理处贴出一纸通知,于6月23日启动垃圾分类定点定时投放试点工作。要求住户将生活垃圾分为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并于每天6:00—6:30,14:00—15:30投放到定点分类垃圾桶中,清洁人员不再上楼收垃圾。

“大部分人还是把垃圾扔在楼道里。越积越多,臭气熏人,有的都长蛆了!”住户李小姐一周前向新快报诉苦,由于小区没有电梯,她每天爬楼梯都要经过连绵的垃圾堆,很崩溃。

昨天,李小姐再次反馈,在垃圾堆引发不少业主不满后,物业公司最后只好派人清理了楼道里的垃圾。“我不知道干净能持续多久。我们只能自发贴一些标语在楼道里。”

昨天下午,记者采访了管理该小区的广州三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确实有一些业主不配合,“我们看到有居民乱扔的话会劝导,问题是有一些垃圾不知道是哪一户扔的。”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如果知道哪一户扔垃圾特别恶劣的话,可以停该户居民的用电来惩罚。但对于物质激励措施,暂时就没有,“我们没有工作经费。还是要靠居民的素质提升”。


废弃物公咨委委员

郭艳华

政府补贴难持久,应加大宣传

“靠政府补贴来推行垃圾分类是不可持续的。”郭艳华认为,要想垃圾分类工作有实效,

推行定时定点投放比按袋计量收费的方法好操作,“但阻力在于很多人不愿往楼下跑,有的认为既然交了垃圾费,为什么还让我自己去投放呢。”她认为,还是要加大宣传力度,使居民认识到垃圾分类的重要性。但这不能让政府唱独角戏,“物业公司既然收了管理费,也有宣传和引导的义务”。

巴索风云

定时定点模式可以更灵活操作

在现实观察中,很多居民把垃圾提到楼下定点投放处一扔了事,过程只有几秒钟,垃圾桶边的监督员有时还来不及看。而黄埔区莺岗社区的模式,对居民垃圾投放习惯改变不大,但却让环卫工人切切实实监督到了居民分类。居民看到自己分类出来的厨余垃圾没被混收,参与分类的动力也会更足。这说明,定时定点投放模式可以有更灵活的操作方式。

此外,政府应该精准地核算一下目前各定时定点投放试点小区投入的财政补贴,为下一步推广定时垃圾费改革打下基础。

编辑:江湘云
数字报

楼道垃圾桶或全面取消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李佳文 董芳  2014-07-03

一周后 全市推广“定时定点+误时”扔垃圾

广州市长陈建华上月曾透露,今年7月10日垃圾分类动员大会后,全市将推广垃圾投放“定时定点+误时”的模式。此模式将取消居民楼道垃圾桶,要居民在早、晚规定时间把垃圾提到楼下固定的垃圾收集点来扔。错过投放时间的,市民也要把垃圾提到楼下的误时投放点。此举目的是确保垃圾的源头分类。

距离7月10日仅剩一星期,新快报记者探访多个采用该模式的小区,发现做得好的小区多是依靠政府财政补贴,请垃圾分类专员现场监督、给居民发放奖励等方法多管齐下。多方声音也认为,政府有必要出台相应的扶持政策,帮助居民逐渐改变垃圾投放习惯。

定时定点投放模式实施难点

垃圾提下来容易滴水搞脏楼道

“刚开始的时候,居民经常投诉垃圾水滴漏污染楼道的问题。”据番禺区德兴居委的周主任介绍,广东饮食习惯难免有很多汤渣、瓜果皮,垃圾水份含量高。柏丽花园居民刚开始时没有经验,垃圾包裹不严容易导致漏水,污染楼道。因此,物业和居委都收到居民投诉,认为这种把垃圾提到楼下来倒的方式容易产生二次污染。

解决之道:居委一方面派志愿者上门劝说居民使用市桥街配发的格筛格去厨余垃圾的水份,另一方面让物管加强清洗楼道。最终,居民也学会了如何把垃圾袋包得更严实。问题迎刃而解。

居民不理解收了物业费却不上门收垃圾

“刚开始时确实有居民质疑为什么收那么贵物业费,却还要他下楼倒垃圾。”萝岗区万科金色悦府物管负责人刘经理介绍,今年2月份时,他们就遭遇有1户居民直接把垃圾拿到物管公司,扔在物业服务台的状况。目前广州绝大部分高层楼盘都在楼道设垃圾桶,因此居民一开始很不理解把垃圾提下楼的做法,更认为物管费既然已达到2.98元每平方米的高位,物管还这样做就是想偷懒。

解决之道:物管人员反复上门沟通、解释、宣传。不配合的居民看到周围的邻居都这么干,久而久之也不好意思,最终改变习惯把垃圾提下楼。


声音

居委:监督员费用需要财政补贴

“我们居委会只有4个人,如果没有额外聘请的监督员,整个社区一下子都搞定时定点投放,我们监督不过来。”黄埔区鱼珠街莺岗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表示,以珠江冶炼厂宿舍区为例,3个额外聘请的厨余收集员身兼监督员角色,每月共需财政补贴1650元。“没有物管的小区,监督员的作用就特别明显。财政对这块还是要明确补贴。”

番禺区德兴居委的周主任也认为,能够让小区垃圾定时定点模式持续进行下去,让分类做得更好,还是要靠政府出台条例,理清居委和物业的职责,明确补贴制度。

物管:希望财政补贴促垃圾分类

“如果垃圾分类没有专项财政经费补贴,我们真的没办法开展。”番禺区柏丽花园物管公司邱经理表示,小区收的管理费标准是电梯楼一块多,楼梯楼几毛钱一平方米。由于小区偏远,地方小,所以很难收到一些汽车临时停车费,一切开销就完全靠收上来的管理费。管理费除了要支付物管人员的工钱,还要管小区电梯、道闸的费用,因此本身经营就很困难。如果政府断了一个月3500元的垃圾分类费用,物管是填不上来的,只能停搞垃圾分类。“升管理费不是说物管想升就能升,所以还是希望有垃圾分类专项经费补贴我们一下。”

成功模式·柏丽花园

政府补贴请监督员

给分类先进户派米

番禺区柏丽花园是一个楼梯楼和电梯楼混合小区。电梯楼最高的是11层,楼梯楼最高是9层。去年7月,这个小区开始试点垃圾定时定点投放,楼道垃圾桶全撤,居民要在早上和晚上的7点至9点把垃圾提到楼下的垃圾投放点。

为了监督居民的垃圾投放情况,小区利用政府财政补贴,让5个清洁员兼职当垃圾投放监督员。每到垃圾投放时间,清洁员会在垃圾投放点站着看,并对居民投放情况进行记录。每个月末,物管、居委工作人员、清洁工都要聚在一起,讨论定出当月小区2%的垃圾分类先进户。这些人家将获发一袋5公斤的大米。经过3个月的试行,小区里居民全部习惯了走下楼来投放垃圾。

据了解,5个垃圾监督员的兼职工资都是由政府财政补贴。按照每人每天20元的标准,一个月下来,5人共需3000元。加上每月奖励给居民的大米奖品500元。政府对这个小区一个月总共要补贴3500元。


成功模式·莺岗社区

政府补贴请环卫工

上门只收厨余垃圾

黄埔区莺岗社区的珠江冶炼厂宿舍区是一个没有物管的小区。去年12月尝试实施定时定点收垃圾时,居民们不按时扔、不分类扔成了主要表现。街道很快改变策略,额外聘请3名社区居民做清洁工,每天晚上7-8点上楼收垃圾,但只收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居民则要定时定点投放到楼下。

由于垃圾剔除掉厨余垃圾后只剩下不变臭腐烂的部分,居民提下楼减少了负担,减弱了抵抗情绪。加上亲眼看到了清洁工收厨余垃圾的辛苦,真实感受到垃圾分类是在切实推行,所以3个月内,这个小区的居民不仅习惯了这种投放模式,还都做起了垃圾分类。

据悉,为鼓励居民参与,街道还用垃圾分类经费购置了一批面值10元的超市购物券,获取条件是1个月集齐环卫工盖的30个分类准确印章,此举也大大提高了居民参与的热情。

失败模式·南洲花苑

暂无物质激励

楼道垃圾成堆

今年6月,海珠区南洲北路南洲花苑小区物业管理处贴出一纸通知,于6月23日启动垃圾分类定点定时投放试点工作。要求住户将生活垃圾分为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并于每天6:00—6:30,14:00—15:30投放到定点分类垃圾桶中,清洁人员不再上楼收垃圾。

“大部分人还是把垃圾扔在楼道里。越积越多,臭气熏人,有的都长蛆了!”住户李小姐一周前向新快报诉苦,由于小区没有电梯,她每天爬楼梯都要经过连绵的垃圾堆,很崩溃。

昨天,李小姐再次反馈,在垃圾堆引发不少业主不满后,物业公司最后只好派人清理了楼道里的垃圾。“我不知道干净能持续多久。我们只能自发贴一些标语在楼道里。”

昨天下午,记者采访了管理该小区的广州三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确实有一些业主不配合,“我们看到有居民乱扔的话会劝导,问题是有一些垃圾不知道是哪一户扔的。”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如果知道哪一户扔垃圾特别恶劣的话,可以停该户居民的用电来惩罚。但对于物质激励措施,暂时就没有,“我们没有工作经费。还是要靠居民的素质提升”。


废弃物公咨委委员

郭艳华

政府补贴难持久,应加大宣传

“靠政府补贴来推行垃圾分类是不可持续的。”郭艳华认为,要想垃圾分类工作有实效,

推行定时定点投放比按袋计量收费的方法好操作,“但阻力在于很多人不愿往楼下跑,有的认为既然交了垃圾费,为什么还让我自己去投放呢。”她认为,还是要加大宣传力度,使居民认识到垃圾分类的重要性。但这不能让政府唱独角戏,“物业公司既然收了管理费,也有宣传和引导的义务”。

巴索风云

定时定点模式可以更灵活操作

在现实观察中,很多居民把垃圾提到楼下定点投放处一扔了事,过程只有几秒钟,垃圾桶边的监督员有时还来不及看。而黄埔区莺岗社区的模式,对居民垃圾投放习惯改变不大,但却让环卫工人切切实实监督到了居民分类。居民看到自己分类出来的厨余垃圾没被混收,参与分类的动力也会更足。这说明,定时定点投放模式可以有更灵活的操作方式。

此外,政府应该精准地核算一下目前各定时定点投放试点小区投入的财政补贴,为下一步推广定时垃圾费改革打下基础。

编辑:江湘云
新闻排行版